<th id="1tjdi"></th>

      <th id="1tjdi"></th>

          <center id="1tjdi"><em id="1tjdi"></em></center>

          這堂最難講的傳統課,他們這樣講到戰士們的心坎里

          來源:中國軍網綜合作者:劉曉杰 閆飛 付曉輝 陳軍責任編輯:馬嘉隆
          2019-09-17 03:03

          傳統,指的是從歷史延傳下來的思想、文化、制度等,它蘊藏著一個民族的精神圖譜,也鐫刻著一支軍隊的基因和初心。我軍的光榮傳統,是無數前輩在對理想與信仰的堅守中,在生死與血火的考驗中,在犧牲與奉獻的選擇中形成的精神財富,是不可斷裂的根脈。請關注今日《解放軍報》的報道——

          讓“激情燃燒的歲月”真實再現

          ■劉曉杰 閆飛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付曉輝

          什么教育課最難講?

          “優良傳統教育課!”北部戰區陸軍某工程維護團指導員王克斌脫口而出。

          王克斌所在的“劈山開路先鋒連”是個工程連隊,曾被國防部授予榮譽稱號,歷史厚重。1951年,一位作曲家來連隊當兵鍛煉,被官兵修筑川藏公路的艱辛所感動,寫下廣為傳唱的歌曲《歌唱二郎山》,“二郎山精神”由此聞名。

          作為“二郎山精神”的發源地,連隊格外注重光榮傳統的傳承弘揚,每月一次的優良傳統教育課雷打不動。

          幾個月前,王克斌就任連隊指導員。走進連隊榮譽室,翻看那些浸染著艱苦歲月、訴說著奮斗精神的老照片和老物件,他深受觸動,暗自下定決心:一定要講好傳統課、當好新傳人。

          為了讓傳統教育課更好聽、官兵更愛聽,王克斌使出了渾身解數,精美課件、視頻、音樂等輪番登場。可幾個回合下來,他發現,自己最看好的傳統教育課并不“賣座”。

          昨天那些感天動地的故事,為何難以感動今天的官兵?

          下士管清祥說:“指導員講得看似走心,卻打動不了我心,因為那個年代,終究離我太遠。”

          四級軍士長趙學滔則感到,“可能聽多了,就麻木了”。作為連隊的文藝骨干,他經常參加團里的演講比賽。每次演講,他都以傳承“二郎山精神”為主題,回回都拿高分。然而,“榮譽越來越多,感動卻越來越少”。

          怎樣才能把傳統課講到官兵的心坎上?王克斌一直苦苦思索。

          轉機發生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夏天。在建連70周年之際,連隊迎來了100多名退役老兵返營“探親”。在訓練場、在榮譽室,他們深情回憶起當年往事,一面面錦旗、一張張照片就像被破譯了的藏寶圖,吸引官兵徜徉歷史,流連忘返。

          循著老兵們的動情講述,連隊官兵你一言我一語,重新審視這間熟悉的榮譽室以及連隊的光榮傳統。看著老兵們與連隊官兵的熱情交流,王克斌對如何上好優良傳統教育課也有了新的思考。

          由誰來講,有時比“講些什么”更關鍵

          周五下午,聽班長說周末有老兵要回連隊,擔任連隊榮譽室講解員的下士劉正文撇了撇嘴,一肚子的不樂意:又得搞衛生、背稿子,周末要“泡湯”了!

          那時的他很難想到,這個周末將怎樣影響他的軍旅軌跡。

          “下面展示的是連隊不同時期的英模人物,他們是我們學習的榜樣。”周末,老兵如期來隊。走進榮譽室,劉正文按背好的稿子為老兵們解說。

          “這個,是我。”人群中一位老兵手指一張照片緩緩說道。人頭攢動的榮譽室里,這個平靜的聲音幾乎被嘈雜聲淹沒,劉正文卻仿佛聽到一聲驚雷。

          擔任講解員以來,那張照片劉正文已看了不下30遍。照片上的戰士正在進行打眼作業,照片下方寫道:“硬骨頭”戰士孫祥林,曾被啞炮炸傷右臂致殘,身上殘留20多塊碎石,還繼續充當鉆機手,連續3年出全勤……

          劉正文怔怔地望著眼前的老兵孫祥林:年過半百,面目和善,中等身材。談及30年前那次爆炸、手術,以及后來拖著病體重回坑道、傷口破裂送回醫院,他語氣平靜,就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。

          盡管這些故事劉正文已爛熟于心,但同樣的故事從孫祥林口中說出來,每句話、每個字,給劉正文的感覺都跟“背稿子”時截然不同。

          接下來的半天,劉正文陷入了深思。他仔細打量榮譽室里那行醒目的文字:“英勇頑強,敢打硬拼,樂于奉獻,勇爭第一”,然后重新審視自己。

          半年前,他分流到這個連隊,高強度的訓練一度讓他感到苦不堪言。來隊沒幾天,他就申請休假,想回家休整一陣。假期結束歸隊,他卻感覺腳步更加沉重,“再熬兩年就退伍”的念頭油然而生。

          老兵來隊過后,劉正文就像是換了個人,他決心“在部隊長期干下去”,并開始奮起直追。一個月后,他報考了士官學校,并在預考中取得第一名的好成績。

          面對面聆聽老兵們的故事,深受觸動的不只劉正文。老兵劉東江的講述,讓不少官兵聽得眼圈發紅。

          1971年的一天,連隊在深山里修筑炮兵工事。“轟”的一聲巨響過后,石塊像雨點一樣掉落下來。身為安全員,劉東江趕緊吹哨通知人員緊急撤離。見戰友們都撤了出去,他才拔腿往坑道口跑,就在這時,一塊巨石把坑道口堵死了。

          巨石撬不動,又不能炸,外面的人無計可施。6小時后,劉東江硬是從坑道拱頂與山體的縫隙間一點點地爬了出來,滿臉是泥、指甲磨掉了、衣服扯成布條、大腿鮮血直流……誰能想到,第二天,劉東江又出工進坑道了。

          劉東江講完故事,贏得官兵熱烈鼓掌。此情此景,令王克斌深有感觸:“一堂傳統課,由誰來講,有時比‘講些什么’更關鍵。”

    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    大香蕉视频免费视频